2018-02-01

投資的自我認知與創業的沙漠尋寶 — 寫在2018年初的幾點感悟

文 | 胡磊 藍湖資本合伙人

轉眼又是一年了。每年年初的時候,都是期待和焦慮并存的時候。自從2年前博客寫了創業進入Hard模式之后,這種焦慮感便開始逐漸增強。慚愧的是,在這過程中,自己的博客也越寫越少,幾乎停滯了。趁著新的一年開始,看看能不能堅持多寫寫。

投資者的自我認知——從書里和身邊得到的一點啟發

“The problem with the world is that the intelligent people are full of doubts, while the stupid ones are full of confidence.”(世界的問題在于聰明的人滿懷疑惑,而傻瓜們卻滿懷信心。)

1111

這是從一位創業者的朋友圈看到的話,也基本解釋了很多時候早期創業投資的糾結和焦慮所在。一旦一個項目獲得了巨大的成功之后,聰明和傻就倒了過來。錯過的人變成了傻瓜,自信的傻瓜變成了投資大師。

所以困擾了很多人的問題來了,是要做聰明人還是傻瓜?

我認為自己從雷.達里奧(Ray Dalio)的書《原則》(Principles)里面找到了答案。幾年前在橋水聯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的網站上看過他寫的PDF版本,有點意猶未盡。這次終于等來了完整版。書里面絕大部分的內容,都是在教我們怎么客觀地認知自我,并基于此設定自己的目標。這套方法適用于為人處世,也同樣適用于投資和創業。

環顧四周,這似乎也是很多成功的投資人和創業者共同的特征。基于對自我和環境客觀且誠實的評估,制定一套有針對性的打法。曾經有幸共享一個辦公室的高毅資產首席投資官鄧曉峰先生最近的一篇文章《基本面投資在中國的實踐》,也在某種程度上,將他自己作為案例分析了一遍。他一再強調作為一個基金經理首先要理解,自己適合什么樣的方式做研究和投資。雖然身邊和行業內不乏光輝的榜樣,比如堅持做時間的朋友(超長期的價值投資人)的高瓴資本主張“弱水三千,但取一瓢”;Union Square Ventures從2004年創立之初就堅持投資網絡效應等等。 但“用什么樣的方式做投資”這個問題的答案卻無法簡單地拿來照搬。

借用鄧曉峰的觀點和我自己對于一級市場各個階段投資的觀察,我總結了一頁PPT,時不時還會拿出來看看,反思自己,讓我們保持對“我是誰,我擅長什么”這個問題有足夠的敬畏感,并持續地做出修正。

2222

希望2018年,能夠繼續在修煉的道路上有所進步,對于投資的焦慮感可以越來越坦然。

好了,說了半天的投資,也來換個頻道談談創業。2018年的創業機會在哪里?藍湖之所以把研究放在一個重要的位置,是因為堅信接下來的創業環境會變化得越來越快。而且和之前的10年會有巨大的差異:熟悉的賽場正在變成創業沙漠,邊緣的沙漠可能會變成富饒的金礦。

沙漠尋寶——認清創業的現實

沙漠尋寶?你說的是科技類創業嗎?我希望我說的不是,但現實卻偏偏如此。

2007年開始做VC起,就不斷地聽到創業者和我說贏者通吃的故事。網絡效應、規模優勢,假以時日,必一統江湖。不曾想,這些前輩們吹下的牛,竟然都一一實現了。

下圖是波士頓咨詢公司(BCG)在2017年一篇報告里面的圖表,基本說的是互聯網的各個細分賽道里面,前三名的公司占市場的比例:

3333

絕大部分的賽道,前三名都已經占有了85%以上,這意味著除非是顛覆式的創新,不然在這些市場的新公司投資價值接近于零。這個名單包括電子商務、在線旅游、社交媒體、本地生活服務等。而CR3(市場前三名占得市場份額)相對較低的領域,這幾年卻風生水起,涌現出了一批優秀的公司:新聞(今日頭條),在線視頻(快手),非支付類在線金融(數數2017年的上市公司就知道了)。

這對于還在路上的或將要上路的創業者意味著什么?忘記這些被巨頭占領的地盤和曾經性感的賽道,老老實實去沙漠尋寶,有空間才能有未來。今天的美團、頭條甚至阿里巴巴還在沒有邊界地四處擴張。創業者定義自己的“大西部”的能力,或多或少就注定了創業項目的成就空間。其中,不管是看似無聊的藍領招聘、還是高精尖的無人駕駛,只要是空間足夠大,沒有巨頭壟斷,就有大機會。2017年波瀾壯闊的教育投資(大概率2018年還會繼續延續)也是一個鮮明的案例。

這對于投資人意味著什么? 很不幸,不能吃老本了。過去熟悉的行業經驗可能要扔掉一大半,甚至積累的人脈都要重頭來過。只有學習能力和應對變化的能力才是永恒的制勝法寶。前面的大西部到底是沙漠還是金礦,需要耐心地探尋。幸好,在一個合伙人都曾經是咨詢顧問的基金,這似乎并不是難事。

2018年,祝大家都可以找到自己掘金的鏟子和富饒的金礦!

X
六肖中特准白小姐